回頂部

語言語言

繁體中文 English

快捷選單

會員登入 加入會員 網站地圖 聯絡我們 Facebook Twitter

訊息中心

焦點頭條 人物誌 印象台灣 企業公告

TaiwanNews 全站搜尋

專題文章

專題文章

藝文界品酒論文打響金酒文化

 

 

發佈單位:金門日報社

記者 李金鎗/金寧 報導

 

"本相片由交通部觀光局提供  攝影者姓名:蕭綱侯_金門酒廠    "

 

金門縣政府與金門酒廠為充實金門藝術文化與人文美學內涵,並延伸建國百年紀念的喜悅,委託聯合文學舉辦「品酒論文章—金門傳奇六十風華游於藝」昨日假金酒 公司展開,二十位台灣與金門書畫、文學界大師齊聚一堂「把酒論文章」。副縣長吳友欽贊同將文化與金酒結合來發展觀光,這幾年金門高粱酒撐起金門經濟半邊 天,透過品酒論文章活動是產業結合藝文,將打響金門名號。


 迎接金門酒廠明年設廠六十年,金門酒廠主辦的「品酒論文章—金門傳奇六十風華游於藝」 活動昨日在金酒公司三樓會議室舉行,副縣長吳友欽、金酒公司董事長李清正、國策顧問李錫奇及詩人鄭愁予、洛夫、作家李昂、旅美書法篆刻家王純傑、金門大學 校長李金振與李蕭錕、李重重、黃一鳴、姜一涵等藝術家和金門縣美術學會理事長楊誠國、楊清國、書畫家王金鍊、王阿豪、吳鼎仁等人參與盛會。

 

限量典藏---百億


 活動 在知名作家楊樹清風趣的引言之下,金酒公司董事長李清正首先肯定「品酒論文章—金門傳奇六十風華游於藝」的活動之成功。現場名家冠蓋雲集,有當代最負盛名 的藝術家、文學家於金酒公司三樓會議室,李清正興奮地表示:「今年金酒經營豐碩,加上文藝家的蒞臨,使得今日現場充滿酒香、墨香、書香,香氣蓬勃。」副縣 長吳友欽更是贊同將文化與金酒綰結,他表示金門縣政府跟金門酒廠為了延伸慶祝建國百年,以及為明年金酒設廠六十周年作暖身準備,於是特別舉辦今天的活動, 「發展觀光一定要跟文化結合!尤其金門的藝文人口特別多,真是相當難得,而這便是浯島最豐富的文化資產。」


擔任這次活動的榮譽主席李錫奇表示,十五年前他觀察到台灣各鄉鎮皆有主題性活動,故他與金酒公司的結合之下,促成2000、2002「詩酒迎千禧,兩岸文 藝會金門」、「酒香古意:金門詩酒文化節」,他說,高粱酒是金門的「金雞母」,造就了金門的財富。金門不應停留在戰地的印象,希望透過保留傳統與當代藝術 的結合,在除了貢糖、菜刀、一條根等特產外,也應該培養、深入金門特有的文化內涵。他更進一步提出明年舉辦「中國十大名酒在金門論壇」的構想,延續浯島的 精神文化。


享譽詩壇的著名詩人鄭愁予率先吟唱為「品酒論文章」所作的新詩,他說,這詩寫的是一個島、一個人的身體,只有酒的軟實力可以征服金門,我們是不怕槍炮的,故他吟詠出「溫存?讓酒的軟實力征服金門!」其實說明的更是浯島生活的樣貌,與樂天知命。


  而素有「詩魔」稱號的洛夫1959年於金門服役十個月時,寫成了詩集《石室之死亡》,亦留下不少歌詠金門的詩篇,可謂浯島供給他無限的靈感。洛夫朗誦了自 己的〈酒鄉之歌〉、〈再回金門〉詩兩首;他表示,自己的詩是和金門的轉變作一結合,「一壺金門陳高而驚呼起來/我們一向都藏在時間的深處/沉默著」將高粱 所需的釀酒過程轉化為文字,繼續發酵;又當讀至「開酒瓶的聲音/畢竟比扣扳機的聲音好聽」時,現場眾人無不喜形於色,擊掌歡笑,深深佩服詩中的絕妙意象。

 

小說家李昂則與大家分享自己一年平均有五個月遊玩世界各地的心得。她昨日參觀光華園的藏酒地窖後,驚嘆地說:「這可以申請文化遺跡!」從未聽聞酒莊是以抗 戰坑道做酒窖的,於是,她建議金門縣政府應該統合金酒、文創、戰地印象發展出獨特的文創產業。至於具體項目李昂則認為,把品酒、儲酒跟戰地風光結合,使觀 光客能「飲酒流觴」。

 

 

 

老窖酒


金門在地出生的吳鈞堯則感謝金酒,桌上擺放一盤花生一杯高粱,此是最道地喝高粱的方式。懂酒且愛酒的吳鈞堯認為一瓶酒就像一首詩,擁有濃厚的人情、抒情、 豪情、激情、鄉情;而它的質地正如同金門的花崗岩,站立於太武山隔著台灣海峽遙望中央山脈,如此美酒怎能不香呢?最後他強調時間的重要性:「我願意花時間 待酒熟成,待之完美。」如此方能醞釀出最精美的金門醇酒。


來自金門與台灣的藝術家們,就桌鋪紙,一筆揮就而成。連詩人洛夫亦參與題字,他落筆寫 「落花的升起是一種欲望/也是一種禪」給金門縣副縣長吳友欽。一時之間墨香湧動,人人求字若渴,楊誠國大字寫下「酒鄉金門」替浯島特色定音;吳鼎仁則寫 「使我有名即是酒/捨君無處可論詩」,李蕭錕則是「獨白一片/金酒三杯」酒是靈感的泉源,從題字內容可見一斑。而在王金鍊、王阿豪、楊清國、陳添財、王純 傑、李重重、黃一鳴、姜一涵……等十八位藝術家,忘情地舞文弄墨,欲罷不能。


活動最後由吳鼎仁以閩南語吟唱唐朝詩人張若虛的〈春江花月夜〉,聲調 鏗鏘有力,情緒飽滿,令人聞之感懷;而王阿豪以古字寫下「醉仙」二字,寫醉字應帶八分醉,不醉別有一番滋味。參加者除沉浸於琅琅誦讀聲、濃濃墨香之外,更 能一飽頂尖藝術的眼福。在這般文學與藝術的交會所撞擊出的精采火花中,預祝明年滿六十歲的金門酒廠生日快樂。2011年的「品酒論文章—金門傳奇六十風華 游於藝」,就在笑語喧譁中,溫馨落幕。(開車不喝酒)

 

特級高粱酒

 

金門高粱酒

 

金門高粱香氣遠播對岸,早已成為饋贈外賓好友的最佳伴手禮。當地人總愛說金門高粱酒是「美麗的錯誤」,酒中蘊涵老兵的濃濃鄉愁,飲酒盡興之餘,不免憶起過往,帶著些許哀愁,但這也正是金門高粱酒特別吸引人之處。



金門高粱酒屬於「清香型」白酒,其特色是:風味清香醇正、柔順淨爽,口、鼻、眼三種感官一致,有如清香霧氣中大地的芬芳,甘潤爽口,數十年來獨領風騷,聞 名於世。金門高粱酒釀造乃利用金門特產「旱地高粱」、引用當地水質甘甜的「寶月神泉」,加上金門潔淨空氣與氣候條件搭配,結合傳統古法釀酒經驗與現代化設 備所釀造出,酒品「香、醇、甘、冽」兼具。


早年金門釀酒風氣很盛,大多是土法釀製,尤以地瓜酒為多,米酒與高粱酒也有,還有多種穀類釀製的五穀酒,或以糯米加紅麴釀的紅麴酒。民國38年,國軍進駐 金門,消費需求大增,釀酒成為一種專門行業,民間釀酒廠18家,金城地區就有10家,其中尤以1950年葉華成於金門城所釀的高粱酒最佳,深受當年駐兵喜 愛。
 


民國四十一年九月,政府下令興建金門酒廠,酒品買賣收歸國有,當時發現舊金門南城有一口名為「寶月古泉」的泉水,無雜質、水質甘冽清醇,正適合釀酒,因而將酒廠蓋在南門外,取名九龍酒廠,後45年更名金門酒廠。

 

資料授權來源:金門縣政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