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頂部

語言語言

繁體中文 English

快捷選單

會員登入 加入會員 網站地圖 聯絡我們 Facebook Twitter

訊息中心

焦點頭條 人物誌 印象台灣 企業公告

TaiwanNews 全站搜尋

焦點頭條

焦點頭條

總統接受Hit FM聯播網「蔻蔻早餐」節目專訪

 

蔡英文總統今(14)日上午接受Hit FM聯播網「蔻蔻早餐」節目主持人周玉蔻專訪,針對就職兩週年、經濟發展及年金改革、兩岸關係及國際局勢等議題回應提問。

針對陳菊擔任總統府秘書長事,總統表示,邀請菊姐擔任總統府秘書長確實是她的想法。她說,這件事發想有一陣子,總統府秘書長與國安會秘書長內閣改組後要到第一線,她認為這階段需要菊姐來擔任總統府秘書長,也曾詢問行政院長賴清德的意見,賴院長認為很棒,加強了她的信心。

 

總統說,她曾和菊姐提到,改革到了關鍵時刻,改革進程還要持續下去,需要一個有政治能量、社會可以信賴的人和社會溝通,對此,菊姐也覺得很重要,但沒有馬上答應。

總統進一步說明,菊姐是選舉出身,身負選民付託,必須取得高雄市民的諒解,也須等到她對高雄市民承諾的事情都在處理,且已到了具體呈現的階段,因此,菊姐考慮了一陣子,這期間也與她多次交換意見。基本上菊姐北上不是問題,唯一變數是時間,等她把高雄事情都處理得差不多,就北上了。

 

總統認為,菊姐來自高雄市,長期擔任地方首長,很親民,這種親切可以強化總統府這樣嚴肅機構的親切感,「這是我們要創造的感覺」,總統府是大家的總統府,菊姐是很溫暖可親的人,可以強化這印象。

 

總統提到,總統民選之後很多人想和總統直接溝通,但總統每天行程有很多不同事情,「如果有菊姐在就不一樣」,菊姐份量夠,在體制裡很受大家敬重,且經驗豐富,可以協助做內部溝通。因此,菊姐上任後,不但馬上適應,且她來了之後總統府馬上熱鬧起來。

 

對於外界稱她、陳菊秘書長和賴院長是鐵三角,總統回應指出,他們是一個團隊,扮演不同角色,賴院長負責行政院,菊姐和她負責總統的業務,彼此相互溝通和補位很重要;此外,執政團隊本來就是從2008年以後發展出來的團隊隊形,這個隊形有時變小有時變大,像有幾個縣市長從幕僚開始,做政務官、選舉,現在是地方首長,整個團隊的可塑性是很高的,是視任務型態來形塑這個團隊。

 

有關臺灣大學校長遴選事,總統表示,政府在處理教育的問題時需特別謹慎,尤其專業處理是最重要的。這件事情愈不政治化愈好。她覺得這件事情,教育部是依法處理,它是一個法律問題,不是政治問題,若按照管中閔教授的說法,似乎是要求總統作政治介入?這反而是不好的。這件事還是由教育部按照既有的法律程序及權責做專業的處理,她尊重教育部的看法。她注意到,在這個事件中,管教授似乎尚未回應外界所質疑的問題,而將許多問題政治化,也建議管教授可以回到體制按程序表達意見。

 

關於總統就職前後臺灣的發展變化情形,總統指出,2016年臺灣其實是在一個停滯不前,甚至有往下走的趨勢,這也就是為什麼2016年會有政黨輪替,人民會希望要有些改變。我們不能按照老的方式,舊的思考讓這國家走下去。也有許多人問「總統為什麼要開這麼多戰場?」2016年當時大家的心情是,臺灣是需要做一些改變。她就職前一年,經濟成長率約0.8%左右,就任當時政府的壓力很大,也必須讓臺灣的社會有一些改變,不但經濟要轉型,社會對轉型正義的寄望也很深;而年金改革則是牽涉到政府未來的財政問題。政府不希望年金破產,成為財政上的一個變數,所以種種的事情,我們都必須要儘速去做。2016年底經濟成長率不但保1而且達到1.5%,2017年年底則達到2.8%多。今年我們仍然呈現穩定成長趨勢,有許多人也預測,明年還是一個穩定成長的趨勢,並非大起大落,是呈現一個「V」往上穩定成長的型態。

 

關於年輕人低薪問題,總統表示,這是政府要面對的,每個執政的政府都要面對未來的挑戰,臺灣的未來都是在年輕人的手上,所以必須要替年輕人打好基礎,這是每一個政府執政時的重點。替年輕人打基礎,也要解決他們眼前的低薪問題,年輕人在都會中的生活是困難的,找不到自己喜歡做的工作,勇敢創業的人找不到人來協助他們,這些都是現在年輕人面臨的問題,不但生活壓力很大,還需要養兒育女,家中若有長輩,照顧的成本也很高,這些都必須替年輕人處理。處理低薪,我們透過政府帶頭加薪,鼓勵民間企業一起為員工加薪;第二,我們利用稅改減輕年輕世代的賦稅負擔,例如年薪在40萬元以下,基本上是不用繳稅的,一家四口如果是在123萬元以下是不用繳稅的。養兒育女的費用,有許多是可以抵扣的。

 

談到長照2.0,總統指出,我國長期以來在長照制度裡,對失智者方面的照顧並不足夠,這對每一個家庭來說,都是相當大的負擔。因此我們的長照2.0,特別強調失智者及失能者的照顧,希望能夠減輕這些民眾的家庭負擔,也可以讓年輕人走進長照2.0。

 

針對政府如何減輕年輕世代負擔的具體措施,總統指出,我們開始做社會住宅,讓年輕人可以在都會地區,找到安適,且負擔得起費用的房子。行政院本週將推出改善低薪的全套方案,也會針對少子化,以及減輕年輕世代養兒育女負擔等議題,找尋具體的協助方案。接下來,政府將以系統性的方式來處理年輕人的低薪問題。

 

總統提到,前一陣子,她剛結束了「5加2產業創新計畫」參訪的系列行程,我們希望這個計畫的產業轉型過程,可以創造青年喜歡的未來,讓更多優質的工作機會出現。以國防產業來說,中科院因為這個計畫,提供了2,000個工程師的缺額。也因為政府的決心夠,讓許多國際大廠都到臺灣設立研發中心,讓臺灣開始培育下一個世代的人才,給下一個世代的年輕人有一個新的不一樣的生活體驗及就業機會。

 

針對如何讓人民對過去二年的諸多政績有感,總統表示,因為有時間的壓力,所以過去二年幾乎是以急行軍的姿態在執政,因此好像有些該說清楚的沒說清楚、該溝通的沒溝通,或姿態不太好看。其間壓力真的很大,我們都可看到初期成果,而這些成果的深化及廣化是需要時間的。

 

有關是否後悔因推動年金改革而得罪了許多人,總統強調,她不後悔,這是很痛苦的事情,但也是執政者必須要做的事。歷任總統也都覺得這很重要,她和馬英九前總統交接時,馬前總統也提到這個問題,他也覺得這件事必須要做,否則會墜入懸崖。總統認為,在墜入懸崖前,把這個國家拉回來,這是一個負責任的政府應該做的事。

 

對於最新的民調結果顯示,執政不滿意度較去年還高,總統指出,這要看趨勢,也要看現在在做什麼事情。現在是許多改革事務到了最關鍵的階段,很多人試圖要把她拉回去,也有人要把她往前推,但她必須穩穩的往前走。因此,想把她拉回去的人不滿意,想把她往前推的人也不滿意,在行進之中,滿意度不會太高。但必須讓他們覺得我們在平衡中持續的往前走,當事情做完之後,大家會比較理性的回頭來看,就會知道我們往前走了,而且大致上也達到了我們設定的目標。要快或要慢的人都不滿意,只有堅定支持你的人會跟著你,再加上民調會受事件因素的影響,也有表態率及機構效應的問題,有些選民選擇不回答、暫不表態。

 

總統接著表示,520是時間點,但這不是絕對的時間點,她認為只要心頭拿得定,認為所做的事是對的事情,而且對這個國家是有用的,我們就應該穩穩的往前走,不會受雜音的干擾。我們要有覺悟,在改革行進中,因為還沒看到任務達成的景象,因為有人要把你往前推、有人要往後拉,就會出現目前的民調滿意度情況。

 

針對未來是否尋求連任,總統提到,這都還言之過早,在做事的當下必須要完成任務。當任務完成時,民眾會回頭來看你有沒有盡力、有沒有做事、做的事是不是對國家好的。

 

有關兩岸關係發展,總統強調,我們要維持穩定的現狀,才能進行很多改革,如果我們每天都忙於在這些議題打轉,就無法從事經濟轉型、轉型正義、年金改革等改革事務,我們必須專注在這些改革事務上,兩岸現狀維持外部的穩定,做好內政。她說,前幾任總統花了很多時間在處理外部問題,以致於許多需要總統花心思,要付出政治能量、政治代價的改革,都沒有做好。在多變的情勢當中,也不能以不變應萬變,亞洲的局勢確實在變化當中。

 

有關中共軍機繞臺,總統認為,臺灣是一個民主社會,中國大陸應該多花一點心思,了解臺灣這個民主社會裡面,有不同的想法及眾多意見的表達。而終歸在最後意見的形成過程中,大家會形成一致的態度及立場。

 

被問到賴清德院長的談話是否可能造成兩岸關係之間新的紛爭,總統認為,若仔細解讀賴院長的談話,其實他要強調的是務實的那一面。賴院長並不是一個心存惡意或有什麼其他特別的想法,他就是一個蠻誠實的人。

 

針對92會談,總統指出,92會談是真的有會談,雙方各說各話也是事實,只是各方對事實有不同的解讀,不同的解讀是共同存在的。她強調,事實就是1992年發生了這個會談,但會談之後各說各話,「就只有這兩件事情」。至於這說法是否代表對中國釋出善意?總統認為,可以解釋為善意,因為這就是還原事實,「我們從事實出發」。

 

談到近來「文金會」結束、「川金會」即將登場,外界認為總統應退一步與習近平見面,總統表示,金正恩放棄的是北韓核武,核武的發展對區域穩定是有傷害的,而朝鮮半島無核化也是該區域的共識。但總統質疑,「要我在哪些事情退一步」?「92共識是中國可以接受的東西嗎?」事涉主權問題,不能輕易讓步。

 

有關「蔡習會」是否有機會舉行,總統認為,基本的互信要恢復,而互信要恢復就必須要溝通。既然兩韓都可以坐下來溝通,整體國際情勢也朝此發展,中國大陸也應該坐下來,大家好好溝通。兩岸之間溝通管道非常多,包括許多民間交流,且在不同層次都有訊息交換,但可以進一步強化。不過,她也強調,一定要符合對等且不設政治前提的基礎,「大家不要預設立場。」

 

針對兩岸情勢,總統指出,兩岸之間雖有波折,但基本上還算穩定,希望可以持續強化穩定度。若要強化穩定度,雙方如何進一步強化溝通強度,大家必須要坐下來討論。她認為此事有彈性,但也再次強調,必須符合對等及不預設政治前提。

 

被問及「川金會」對臺灣可能造成的影響,總統表示,我方對整體情勢都有密切掌控,也盡一切所能收集相關資訊。更重要的是,臺灣在美國的朋友非常多,各部門都有,他們對於美國政府政策的形成也有一定的影響力。整體而言,川普總統對臺灣是友善的,我與美國都是民主國家,而且是自由度很高的民主國家;尤其臺灣是本區域的典範,這種典範的價值在美國人的心裡相當重要。

 

談及部分網友議論總統在接見海軍儀隊蘇祈麟上兵時,他的女兒蘇小妹妹在會場跑來跑去,總統指出,一開始,蘇小妹妹是由她媽媽抱著,當大家開始談一些大人的事情時,蘇小妹妹看到綠廳地毯上的蝴蝶圖案,於是就開始追著蝴蝶跳來跳去。她覺得蘇小妹妹很可愛,難得來一趟,放開輕鬆一下,小孩本來也就比較有自由度。對於網友的批評,她認為蘇小妹妹的媽媽不需要把這件事情太放在心上。

 

授權來源:中華民國總統府